鸳鸯刀

鸳鸯刀 第七节 母子旧逢

金庸 著2018-12-07 16:01:04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袁萧二人脸上都是一红,没想到情急之下,各人顺手使出一招新学的刀法,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。卓天雄横过铁棒,正要砸打,任飞燕叫道∶「第二招,『天教艳质为眷属』!」萧中慧依言抢攻,袁冠南横刀守御。卓天雄势在不能以攻为守,只得退了一步。林玉龙叫道∶「第三招,『清风引沛下瑶台』!」袁萧二人双刀齐飞,飒飒生风。任飞燕道∶「『明月照妆成金屋』!」袁萧二人相视一笑,刀光如月,照映娇脸。卓天雄被逼得又退了一步。

只听林任二人不住口得吆喝招数。一个道∶「喜结丝罗在乔木。」一个道∶「英雄无双风流婿。」一个道∶「却扇洞房燃花烛。」一个道∶「碧箫声里双鸣凤。」一个道∶「今朝有女颜如玉。」林玉龙叫道∶「千金一刻庆良宵。」任飞燕叫道∶「占断人间天上福。」

喝道这里,那夫妻刀法的十二招以然使完,馀下尚有六十招,袁萧二人却未学过袁冠南叫道∶「从头再来!」一刀砍出,又是第一招「女貌郎才珠万斛」。二人初使那十二招时,搭配未熟,但卓天雄已是手忙脚乱,招架为难。这时候从头再来,二人灵犀暗通,想起这路夫妻刀法每一招都有个风光旖旎的名字,不自禁的又惊又喜,鸳鸯刀法的配合,更加紧了,使到第九招「碧箫声里双鸣凤」时,双刀便如凤舞鸾翔,灵动翻飞,卓天雄那里招架得住?「啊」的一声,肩头中刀,鲜血迸流。他自知难敌,再打下去定要将这条老命送在尼庵之中,铁棒急封,纵身出墙而逃。

袁萧二人脉脉相对,情愫暗生,一时不知说什麽好。呼听得林玉龙大声叫道∶「妙极,妙极!女貌郎才珠万斛!」

他其实是在称赞自己那套夫妻刀法,萧中慧却羞得满脸通红,低头奔出尼庵,远远的去了。

袁冠南追出庵门,但见萧中慧的背影在一排柳树边一幌,随即消失。呼听得身後有人叫道∶「相公!」袁冠南回过头来,只见小书僮笑嘻嘻的站著,打开了的书篮中睡著一个婴儿,正是林任夫妇的儿子,篮中书籍上湿了一大片,自不免「书中自有孩儿尿」了。

三月初十,这一天是晋阳大侠萧半和的五十寿诞。

萧府中贺客盈门,群英济济。萧半和长袍马褂,在大厅上接待来贺的各路英雄,白道上的侠士、黑道上的豪客、前辈名宿、少年新进┅┅还有许多和萧半和本不认识、却是慕名来致景仰之意的生客。

在後堂,袁夫人、杨夫人、萧中慧也都喜气洋洋,穿戴一新。两位夫人在收拾外面不断送进来的各式各样寿礼。萧中慧正对著镜子簪花,突然之间,竟中的脸上满是红晕,她低声念道∶「清风引沛下瑶台,明月照妆成金屋。」

袁夫人和杨夫人对望了一眼,均想∶这小泥子自从抢了那把鸳鸯刀回家,一忽儿喜,一忽儿愁,满怀心事。她今年二十岁啦,定是在外边遇上了一个合她心意的少年郎君。」杨夫人见她簪花老不如意,忽然又发觉她头上少了一件物事,问道∶「慧儿,大妈给你的那枝金钗呢?」中慧格格一笑,道∶「我给了人啦。」袁夫人和杨夫人又对望一眼,心想∶「果然不出所料,这小妮子连定情之物也给了人家。」杨夫人问道∶「给了谁啦?」中慧笑得犹似花枝乱颤,说道∶「他┅┅他麽?今儿多半会来给爹拜寿,人家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非同小可。」

杨夫人还待再问,只见佣妇张妈捧了一苹锦锻盒子进来,说道∶「这份寿礼当真奇怪,怎地送一苹金钗给老爷?袁杨二夫人一齐走近,只见盒中之物所盛之物珠光灿烂,赫然是中慧的那枝金钗。杨夫人一转头,见女儿喜容满脸,笑得甚欢,忙问∶「送礼来的人呢?」张妈道∶「正在厅上陪老爷说话呢。」

袁杨两夫人心急著要瞧瞧到底是怎麽样的一位人物,居然能令女儿如此神魂颠倒,相互一颔首,一同走到大厅的屏风背後,只厅得一人结结巴巴的道∶「小人名叫盖一鸣,外号人称八步赶蟾、赛专诸、踏雪无痕、独角水上飞、双刺盖七省,今日特地和三个兄弟来向萧老英雄拜寿。」二位夫人悄悄一张,见那人是个形容委琐的瘦子,身旁还坐著三个古里古怪的人物。萧半和抚需笑道∶「太岳四侠大驾光临,还赠老夫金钗厚礼,真是何以克当。」盖一鸣道∶「好说,好说!」袁杨二夫人满心疑惑,难道女儿看中了的,竟是这个矮子?两位夫人见多识广,知道人不可貌相,那人的外号说来甚是响亮,想来舞艺必是好的,既然上一个「侠」字,人品也必是好的。

鼓乐声中,门外又进来三人,齐向萧半和行礼去。一个英俊书生朗声说道∶「晚辈林玉龙、任飞燕、袁冠南,工住萧老前辈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薄礼一件,请萧老前辈笑纳。」说著呈上一苹开了盖的长盒。萧半和谢了,接过一看,不由得呆了,三个字脱口而出∶「鸳鸯刀!」

萧府的後花园中,林玉龙在教袁冠南刀法,任飞燕在教萧中慧刀法。耗了大半天功夫,林任二人已将馀下的六十路夫妻刀法,倾囊相受。

冠南和中慧用心记忆,但要他们这时专心致志,因为萧半和问名了得刀经过之後,跟两位夫人一商量,当下将女儿许配给袁冠南,言明今晚喜上加喜,就在寿诞之中,给两人订亲。两个人心花怒放,若不是知道这一路刀法威力无穷,也真的无心在这时候学武习艺;再说,若不是武学之士不拘世俗礼法,未婚夫妻也当避嫌,不该在此日还相聚一堂。

「刀光掩映孔雀屏,喜结丝罗在乔木┅┅碧箫声里双鸣凤,今朝有女颜如玉┅┅

林玉龙和任飞燕教完了,让他们这对未婚夫妇自行对刀练习。两夫妇居然收了这样一对徒弟,私心大是欣慰。

太岳四侠一直在旁边瞧他们练刀,逍遥子和盖一鸣不断指指点点,说这一招有破绽,那一招有漏洞。林玉龙心头有气,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道∶「盖兄,咱夫妇以一路刀法,送给袁兄夫妻作新婚贺礼。你们太岳四侠,送什麽礼物啊?」太岳四侠一听此言,心头都是一凛,一时无话可对。要知说到送礼,实是他们最犯忌之事。

任飞燕有意开开他们玩笑,说道∶「那边污泥河中,产有碧血金蟾,学武之士服得一苹,可抵十年功力,只不过甚难捉到。盖兄号称八步赶蟾、独角水上飞,何不去捉几苹来,送给了新夫妇,岂不是一件重礼?」盖一鸣大喜,道∶「当真?」林玉龙道∶「我们怎赶相欺?只可惜咱夫妇的轻功不行,又不通水性,不敢下水去捉。」盖一鸣道∶「说到轻功水性,那是盖某的拿手好戏。大哥、二哥、三哥,咱们这就捉去。任飞燕笑道∶「哈哈,盖兄,这个你可又外行了。那碧血金蟾需得半夜子时,方从洞中出来吸取月光精华。大白天那里捉得到?」盖一鸣道∶「是,是。我本就知道,只不过一时忘了。若是白天能随便捉到,那里还有什麽希罕?」

大厅上红烛高烧,中唐正中的锦轴上,贴著一个五尺见方的金色大「寿」字。

这时客人拜寿已毕,寿星公萧半和抚著长需,笑容满面的宣布了一个喜讯∶他的独生爱女萧中慧,今晚与少年侠士袁冠南订亲,请列位高朋喝一杯寿酒之後,再喝一杯喜酒。

众宾朋喝采声中,袁冠南跪倒在红毡毯上,拜见岳父岳母。萧半和笑嘻嘻的摸出一柄沉香扇,作为见面礼,袁冠南谢著接过了。袁夫人也笑嘻嘻的摸出了一苹玉班指,袁冠南谢著伸手接过┅┅

突然之间,铮的一响,那玉班指掉到了地下,袁冠南脸色大变,望著袁夫人的右手。原来袁夫人右手小指上,生著一个知指。他抓起袁夫人的左手,只见小指也有一个知指。袁冠南颤声道∶「岳┅┅岳母大人,你┅┅你可识得这东西麽?」说著伸手到自己项颈之中,摸出一苹串在一根细金链上的翡翠狮子。袁夫人抓住狮子,全身如中雷电,叫道∶「你┅┅你是狮官?」袁冠南道∶「妈,正是孩儿,你想得我好苦!」两人抱在一起,放声大哭起来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隐藏

鸳鸯刀  第七节  母子旧逢站长统计 免费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作家: 九把刀 黄易 莫仁 我吃西红柿 梦入神机 唐家三少 苍天白鹤 辰东 跳舞 月关 猫腻 方想 发飙的蜗牛 无罪 天蚕土豆 石章鱼 流浪的蛤蟆 放到桌面 收藏书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