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鸯刀

鸳鸯刀 第八节 又生环象

金庸 著2018-12-07 16:02:13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寿堂上众人肃静无声。瞧著他母子相会这一幕,人人心里又是难过,又是喜欢,更杂著几分惊奇。只听得袁夫人哭道∶「狮官,狮官,这十八年来,你是在哪里啊?我无时无刻,不是在牵记著你。」袁冠南道∶「妈,我以走遍了天下十八省,到处在打听你的下落。我只怕,只怕今生今世,再也见不到妈了。」 萧中慧听得袁冠南叫出一声「妈」来,身子一摇,险险跌倒,脑海中只响著一个声音∶「原来他是我哥哥,原来他是我哥哥┅┅他是我哥哥┅┅」 林玉龙悄声问妻子道∶「怎麽?袁相公是萧太太的儿子?我弄得糊涂了。」任飞燕道∶「袁相公不是说出来寻访母亲麽?他还托咱们帮他寻访,说他母亲每苹手的小指头上都有一根枝指。这萧太太不也认了他麽?」林玉龙搔头道∶「怎麽他姓袁,他爹爹又姓萧?任飞燕道∶「蠢人,袁相公说他三岁时就跟他母亲失散,三岁的孩子,怎知道自己姓什麽,胡乱安个姓,不就是了。」林玉龙道∶「这麽说来,萧姑娘是他妹子了。兄妹俩怎能成亲?」任飞燕道∶「既是兄妹,怎麽还能成亲?你这不是废话?」林玉龙怒道∶「呸!你说的才是废话。」 他夫妻俩越争越大声。萧中慧再也忍耐不住,「啊」的一声,掩面奔出。 萧中慧心中茫然一片,只觉眼前黑蒙蒙的,了无生趣。她奔出大门,发足狂走,突然间砰了一下,肩头与人一撞。她「啊哟」一声叫,暗道∶「不妙!我一身武功,只怕撞伤了人。」急忙伸手去扶,突然手腕一紧,左臂酸麻,竟是被人扣住了脉门。她一惊之下,抬起头来,右掌自然而然的击了出去。那人反掌擒拿,一带一扣,又抓住了她右腕脉门。这时她已看清,眼前之人正是卓天雄。 卓天雄哈哈大笑,叫道∶「威信,先收一把!」周威信应声而上,解下了萧中慧腰间挂著的短刃鸯刀。卓天雄道∶「萧半和名满江湖,今日五时寿辰,府中高手如云。威信,你有没有胆子去取那一把长刃鸳刀。周威信道∶「弟子有师伯撑腰,便是龙潭虎穴,也敢去一闯。江湖上有言道∶『路大好跑马,树大好遮荫』」卓天雄哼的一声,笑道∶「没出息,先得把师伯拉扯上!」他生平自负,罕逢敌手,但被袁冠*虾拖糁谢垡浴*夫妻刀法」联手击败後,不禁心怯气馁,此时无意间与萧中慧相遇,暗想他男女两人双刀联手固然厉害,但我既已擒住了一人,只剩下袁冠南这小子一人,就不足为惧。何况萧中慧落入自己手中,萧府上人手再多,也不怕萧半和不乖乖的将那长刃鸳刀交出。 当下卓天雄押著萧中慧,知会了知县衙门,与周威信等一干镖师,迳投萧府而来。 那「卓天雄」三字的名刺递将进去,萧半和矍然一凛,叫道∶「快请!」过不多时,只见卓天雄昂首阔步,走进厅来。萧半和抢上相迎,一瞥眼,见女儿双手反剪,一名大汉手执短刃鸯刀,抵在她的背心。 萧半和心中虽然惊疑不定,却是丝毫不动声色,脸含微笑,说道∶「村夫贱辰,敢劳侍卫大人玉趾?」 卓天雄在京师中久闻萧半和的大名,但见他躯体雄伟,满腮虬髯,果然极是威武,当下伸出右手,说道∶「萧大侠千秋华诞,兄弟拜贺来迟,望乞恕罪。」萧半和笑道∶「好说,好说。」伸手与他相握。两人一运劲,手臂一震,均感半身酸嘛。这一下较量,两人竟是功力悉敌,谁也不输於谁,当下携手同进寿堂。 两人之中,却是以卓天雄更加惊异,他以「震天三十掌」与「呼延十八鞭」称雄武林,那「震天三十掌」唯有「混元气(原为上无下火)」可与匹敌,是才萧半和所使的,正是「混元气」功夫。但「混元气」必须童子身方能修习,不论男女,成婚後即行消失,因其练时艰辛,散失却又极其容易,因此武林中向来极少人练。他来萧府之前,早已打听萧半和一妻一妾,女儿也已是及笄之年,怎麽还能保有这童子功的「混元气」功夫,岂非武学中的一大奇事? 袁冠男见萧中慧受制於人,自是情急关心,从人丛中悄悄绕到众镖师身後,待要伺机相救。但卓天雄眼力何等厉害,早已瞧见,喝道∶「姓袁的,你给我站住!」又向周威信道∶「有谁动一动手,你就一刀在这女娃子身上戮个透明窟窿!」周威信道∶「是。江湖上有言道∶『强中更有强中手,恶人自有┅┅』一想这句话不太对头,下面「恶人磨」三字便吞入了肚中。袁冠男深恐这些人真的伤了萧中慧,哪敢上前一步?卓天雄道∶「萧大侠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。兄弟今日造访尊府,一来是跟萧大侠磕头拜寿,二来是想以一件无价之宝,跟萧大侠换一件有价之宝。」萧半和道∶「小人愚鲁,不明卓大人言中之意。」 卓天雄白眼一翻,笑道∶「那无价之宝嘛,便是令爱千金,有价之宝却是那柄长刃的鸳刀。兄弟跟萧大侠无冤无仇,只求能在皇上御前交得了差,保全了这许多兄弟们的身家性命,还盼萧大侠高抬贵手,救一救兄弟。」说著拱了拱手。他的话说得似乎低声下气,但神色之间却极是倨傲。 萧半和伸手在椅背上一按,喀喇一响,椅背登时碎裂,笑道∶「卓大人望重武林,今日却如何这等糊涂?鸳鸯刀既不在小人手中,这位姑娘更不是小人的女儿。难道练童子功混元气的人,还能生儿育女麽?」说著衣袖一拂,一股急风激射而出。卓天雄侧身避开,心道∶「半点不假,这果然是童子功混元气。」 萧中慧出十通说袁冠男是自己同胞兄长,已是心如刀绞,这事件父亲为了相救自己,更咬定了不肯认是父女,忍不住叫道∶「爹爹!」 便在此时,只听得外面齐声呐喊∶「莫走了反贼萧义!」人喧马嘶,不知府门外来了多少军马。萧府几名仆人气急败坏的奔了进来,叫道∶「老爷┅┅不好了!无数官兵┅┅官兵围住了府门。」 卓天雄听得「莫走了反贼萧义」这句话,心念一动,立时省悟,喝道∶「好啊!什麽萧半和?原来你便是皇上追捕了十六年的反贼萧义。」只见大门口人影幌动,抢进来四名清宫侍卫,当先一人叫道∶「卓大哥,这便是反贼萧义,还不动手麽?」 萧半和哈哈大笑,说道∶「乔装改扮一十六年,今日还我萧义的本来面目。」伸手在脸上一抹,众人一看,无不惊得呆了。大厅上本已乱成一团,但顷刻之间,人人望著萧半和的脸,竟是鸦雀无声。 原来瞬息之间,萧半和竟尔变了一副容貌,本来浓髯满腮,但手掌只这麽一抹,下巴登时光秃秃的,一根需也没有了,便是连根拔去,也没这等光法。 这时袁冠男的书僮提著两苹书篮,从内堂奔将出来,说道∶「公子爷,快走!」袁冠男心念一动,从书篮中抓起一本书来,向外一扬,只见金光闪闪,飘出了数十*疟”*的金叶子。众镖师和官兵只见黄金耀眼,如何能不动心?何况那金叶子直飘到身前,各人伸手便抓。袁冠男扬动破书,不住手的向周威信打去,大厅上便如穿花蝴蝶一般,满空飞舞的都是金叶。周威信倒想著「鸳鸯刀」不可有失,心想∶「江湖上有言道∶『光棍教子,便宜莫贪。』」虽见金叶飞到,却不去抓。袁冠男一运劲,拍的一声,一本数斤重的夹金破书掷去,击中了他的面门。 周威信叫声∶「啊哟!」身子一幌。袁冠男双足一登,扑了过去。卓天雄横掌阻截,只觉胁下风声飒然,萧半和使混元气击到。卓天雄知道厉害,只得反掌回档,真力碰真力,砰的一响,两人各自倒退了两步。便在此时,袁冠男左手使刀降周威信杀得晕头转向,右手已解开了萧中慧的穴道。 贺客之中,一小半怕事的远远躲开,一大半确是萧半和的知交好友,或舞兵刃,或挥拳脚,和来袭的清宫侍卫、镖师官兵恶斗起来。 萧中慧别了半天气,欺到周威信身边,左手斜引,右手反勾,拍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个耳括子,顺手扭住他的手腕,已将他手中的短刃鸯刀夺了过来。袁冠男大喜,叫道∶「慧妹!清风引沛下瑶台!」萧中慧眼眶一红,心道∶「我还能和你使这劳什子的夫妻刀法吗?」游目四顾,只见爹爹和卓天雄四掌飞舞,打得难解难分,其馀各人,也均找上了对手厮杀,但两名清宫侍卫却迫得袁杨两夫人不住倒退,险象环生。袁冠男叫道∶「慧妹,快救妈妈!」两人双刀联手,一招「碧萧生里双鸣凤」,一名侍卫肩头中刀,重伤倒地,再一招「今宵有人颜如玉」又一名侍卫被萧中慧刀柄击中颧骨,大叫晕去。